当前位置:主页 > 工作动态 > 通知公告 > 学习毛丰美同志先进事迹优秀征文选登
201603/30

学习毛丰美同志先进事迹优秀征文选登

admin 通知公告 Comments 围观:

学习毛丰美同志先进事迹优秀征文选登
 

未识老毛

高 栩
 

  我不认识老毛。

  老毛去世的时候,我才刚刚开始关注新闻联播。电视里噼里啪啦地说着关于老毛的一生,我也只是一边吃着饭一边感慨着,又一位党的好干部不在了。那一年秋天的银杏叶格外萧索,秋雨划破树枝擦出的细琐声好像也在说着某个人一辈子的故事。这些故事我是后来才听老车说的。

  知道老毛之前,只看过一部叫做《焦裕禄》的纪录电影,电影画面定格在全村百姓为了焦书记的死而痛哭流涕的时候,那种代入感史无前例。我想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最重要的始终是一种叫做心性的存在,这种心性往往是自发到不能不能自已的,比如村里发水,书记带头引领群众避难;比如村里旱灾,书记冒着违反纪律的风险挪用资金赈灾;比如村里养殖户破产自杀,书记亦是以死相逼,颇有一种《泰坦尼克号》里“你跳,我也跳”的浪漫主义色彩,当然,这根本不是一回事。电影总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当这样的事切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那种所谓的代入感再一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老车在酒馆里给我倒了杯白水,自己斟了二两米酒,满脸的横肉苦笑了下:“老毛都去世一年多了,你怎么想起他来了?”

  “听说你俩认识的。”

  “想听他的故事?”老车夹了口菜。

  “简单说说。”

  于是,我听说了这样一段老车才知道的故事:

  那一年凤城刚刚被称作凤城市,整个凤城闹了水患,几天的连续暴雨让大梨树村变得汪洋,村里有十几户危房险房,虽然做了抗洪动员,但仍有几户百姓坚持着不走。

  “走了我们去哪?”这是老毛被追问的最常见的话。

  “搬到我家,我家住满了还有村部!”老毛急着说,再不走房子塌了,就是关乎人命。

  可还是有执拗,“房子砸死我活该。”又是一夜暴雨,老毛在家里睡不着,天气一日不转晴,村民就多一份危险,凤城地属山区,滑坡泥流虽不常见,但没有一万只怕万一。

  只是听说,那一夜里确有一户塌了房子,老两口年近八十,老毛听了直骂街,骑上车就奔了去,带着村里十几个壮丁赶到的时候,雨水、泥淖、砖瓦已混乱的分不清模样。好在老人已然脱险,老毛的脸上,泥水眼泪也是分不清的,“你们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全村人交代?”从那时候起,老毛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全村人都要富起来,绝对不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老车说,老毛就把自己比作大梨树,就像那个小村庄的名字,庇护着村里老老少少。老车说,老毛把这种精神叫做意志,这种意志会像梨树叶子样被世世代代传承。老车说,老毛一直觉得,梨树叶子落了,也是会化作春泥,来年春天,会让这棵梨树发出新芽,继续保护着自己热爱的土地和村民。

  我谢过老车,听了这样的故事,让我想起柴静写的一篇叫做《老毛》的短文,农民始终是靠着天地养活,想要富起来的确不是简单说说而已,又回归到前面说的心性,这种心性,想必只有在那个位置上,真正的想要保护着那片土地和那里的百姓的村长,才能体会到的吧。

  “这样的心性,你有么?”我笑着喝了杯里的白水,问老车。

  老车笑了笑,起身,“我也是村长。”

  未识老毛,却见老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