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领导讲话 > 王珉书记参加丹东代表团审议发言提纲
201001/29

王珉书记参加丹东代表团审议发言提纲

admin 领导讲话 Comments 围观:

王珉书记参加丹东代表团审议发言提纲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按:2010123日上午940分,中共辽宁省委书记王珉来到丹东代表团,与丹东团代表一起审议省政府工作报告。在听取丹东团于国平、王文良代表的审议发言后,王民书记作了重要讲话――

 

很高兴到丹东,我前不久刚刚去过丹东。也是我到辽宁以后,去的14个城市中的最后一个城市。第一次走一圈。看了以后很高兴。丹东是边陲的一个美丽的城市,丹东很多地方,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看了丹东的夜景,又看了江边,又看了丹东沿海的新城区,而且看到了丹东领导班子团结奋斗的精神,发展的激情非常高昂。丹东我觉得很重要。因为它是我们国家面向朝鲜半岛、局势比较复杂的半岛的一个很重要的节点城市,所以我觉得,丹东一定要坚持一个边陲的一个美丽的城市,同时我们希望丹东能够歌舞升平、能够社会和谐。这是我们国家对边境城市的一个很重要的要求,它牵涉到边境的安宁和稳定。所以我看到了丹东晚上这种歌舞升平(的场面),虽然这么冷,老百姓在锻炼身体等各方面情况,社会非常和谐,这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特别是边境城市。

丹东的发展,去年各项指标都非常好,有很多指标的增长幅度,在全省都是前五位,GDP达到第六位。这样的一个城市,能够在我们省14个城市当中,是前面比较高的,看出了我们丹东进一步发展的潜力。这次政府工作报告是在一个非常关键时期,讨论政府工作报告也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写就的。为什么说今年是关键时期,因为我们辽宁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是第五个年头,今年是“十一五”的收官之年,也是在此基础上,确定“十二五”目标的非常重要的一年,振兴东北,这五年,我们辽宁人民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刚刚过去的一年呢,在国际金融环境非常糟糕的情况下,我们取得了这样好的成绩,实现了振兴定位,当然我们这个定位,我们讲,并不是很自豪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超过了上海160个亿,这个不算一码事,上海根本不再去追求GDP了。我们直辖市,特别像北京、上海、天津,他们不再去追求这种GDP了。但是呢,作为我们省,作为中国现阶段我们正在进行工业化和城市化的省,追求这种(GDP),特别是人均GDP,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上考核的重要标准。我们很多国民(经济)计划的制定,都要用当地人均GDP达到什么样的水准,来进行什么样的发展,所以这个,对我们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们要绿色的GDP、要低碳的GDP,等等。但是这个人均GDP标准,是很重要的,特别是省与省之间,我们人均GDP呢,实际上还是第八,“辽老八”。而且我们后面的四川对我们逼得很紧。四川与我们的差距越来越小,你说1.5万亿的GDP,四川跟我们就差400个亿,那是稍微抖一抖就抖过来的事情。所以说呢,我们前有标兵、后有追兵,追得很紧。但是纵观我们的发展症结,我们的投资强度还不是很高,虽然自己呢有很大的发展。而1978年之前,辽宁是“辽老大”,共和国长子,为中国的改革(和)建设作出过重大贡献;(但之后呢,)我们资源开始枯竭,我们当时的机制开始出现问题,我们的企业负担很重,大家当时都知道。1978年是最后一个我们“辽老大”的年景。从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位次就开始下滑,十年滑一个台阶,最后我们滑到了“辽老八”。但是你要纵观1978年到去年年底,我们辽宁累计的投资强度,是7万亿多一点,但是呢,我们现在政府报告里头的标杆,移到以沿海发达地区作为我们的一个目标。但沿海发达地区,从1978年到去年的投资强度,特别是山东、江苏和广东,都超过了15万亿,平均是我们的2.3倍。唉,你们看GDP,我们去年达到1.5万亿,他们都超过了3万亿到3.3万亿,他们平均又是我们的2.3倍。这个初步估计,省与省之间的比较,我们不讲直辖市,投资和产出,完全是成比例的。这三个省的投资强度是我们的2.3倍,他们的GDP就是我们的2.3倍。他们今年投资都超过了3万亿,超过3万亿就是超过台湾了。台湾不是还不到3万亿吗?3万亿左右吗,我们现在这几个省都超过台湾了。我们现在的投资是1.5万亿,我们辽老大,最后变成了辽老八、辽老七。

所以呢,这个症结是什么,这个症结,还是要建设我们完善的工业体系、完善的基础设施、完善的城市建设,以及完善的现代服务业体系,这些大港口、大交通,现代完善的体系,都需要我们的投资。但是我们国家使用的是十分重要的宽松的政策,我们就要积极地参与到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中来,(这个政策)不是随便可以实施的,是在去年经济危机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中央不得已不作出这样的决策,我们通过积极地参与到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抵御我们金融危机的影响,来大大地增加我们的消费。这个消费是两个消费:一个消费就是投资消费,一个消费一般我们讲是指生活消费。那么投资消费在去年是很大的一个拉动量,没有这个投资消费,我们不可能完成这么好的预期目标。所以去年我们省投资增长30%的比重是很高很高的了,在我们历史上重量比是很高很高的了,但是我们投资强度在全国的比重还是10位以下,这么多发达地区的投资强度都超过了40%,我们这样30几的比重都是在10位以下。所以说呢,我们不能气馁,要抓住最后的机遇。

为什么要抓住最后的机遇呢?在我们印象中间,比较重大地使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也有三次大规模的使用。当然第一次,我们没有这样的提法。

第一次是小平南巡之后。为了配合小平南巡提出的一些要求,我们中央财政金融政策全部放宽,当时放宽的条件根本不需要抵押,像政高讲的一样,开着车到银行都能拿到钱啊,还要什么抵押。小平南巡之后,国家放得很松。但是那个时候呢,东北,包括我们辽宁,正处在举步维艰的困难时期,我们还谈不到大规模地去建设去发展,所以那次机遇(丧失了)。等到我们东部沿海地区用了很长时间以后,中央开始收口的时候,我们想干了。我们讲,唉呀,沿海地区,一刀砍下去,砍到了脚后跟;我们打到了“七寸”。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东南亚金融危机。那时候我印象很深。特别是香港,一蹶不振,然后向我们内地延伸得很厉害。那时候朱容基在,为了减少金融危机向内地的辐射,就要增加阻力。增加阻力就是让它在随着沿海往内地辐射时,一点点来消耗的。那时候,我们又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那时候,中国银行在香港放款,为了救几大(企业家),包括李嘉诚,那放款量是很大很大的,那就是放,不放就倒了,这样一些大资本家都倒了。所以那时候,我们东北地区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我们又失去了一次机遇。而且那一次在2001年、2002年,中央开始看紧咱们的时候,沿海地区又是一刀砍到了脚后跟,我们又被打到了“七寸”上。我们讲,刚刚开头,又被压住了。那么这次,这次我们起得很快。看到我们这几年起得非常快,特别是去年,在我们大家克服困难、共同努力下,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是呢,今年是关键的一年,年初的时候,由于中国银行放款量大快,过了元旦以后,一天1000个亿,一天1000个亿,到了前天的时候,东部沿海地区的放款增量达到30%,西部地区达到37%。我们东北中部地区达到33%,中央就提高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大家知道这个情况就锁住了我们盘子里的2500亿的流动量,一下子就锁住了。锁住了以后,地方就有反应,认为是不是就收了?所以前天晚上,政高省长发表电视讲话,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今年一年继续实施。实际上是稳定人心。但是呢,今年下半年肯定要收。按照现在的放款速度,我们今年新增7.5万亿的贷款,不到一年,四个月起码就放光了。去年我们放了10万个亿,又回到银行1万多亿,去年实际放款是8.5万亿。今年按照这个速度,中央安排的7.5万亿,比去年低2.5万个亿,但是考虑到去年有一部分钱,放到企业去没办法用,最后再存到银行里去,虽然利息高了,但钱我拿到了,所以去年估计又有1万到1万五千个亿,被企业存到银行里去,今年放了7.5万亿,实际上还是8.5万亿以上。这对我们来讲,最后一次机会了,明年不可能采取这个政策了。这个政策中央不能说是随便使用的,这个政策带来很多的风险,特别是经济波动的风险、通货膨胀的风险,现在专家都在千方百计地呼吁。这种情况下呢,我们跟省政府充分协调以后,我们安排的投资强度是2万亿。今年安排2万亿共有三个省:山东省安排2.2万亿,江苏省安排2.1万亿,辽宁省安排2万亿。2万亿是很大很大的天文数字了。历史上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个省,固定资金产投资超过2万个亿的额度。安排这个2万亿,我想可能会完成。但从现在我们分配的指标来看,有把握完成。我就在常委会上讲,哪怕完成1.8万个亿,我们也赢了,因为我们去年是干了1.3万亿,今年新增5000亿的话,就是不得了的事情。因为5000亿是一个大省的增长。江苏省3800万人口,去年一年他投了4000个亿,我们一年增量就增加5000个亿。那还得了吗?大家想想看。那是很大的增量。但现在呢,现在沈阳、大连各领5000亿,就是确保。沈阳甚至领去50005500亿,这两个市就拿掉我们的“半壁江山”,1.1万个亿左右。鞍山拿了1700亿,剩下还有9000个亿多一点,8000多个亿。还有11个“小兄弟”分,大家平均能干掉8000亿,我们就完成了。现在看来,刚才我们讲的,丹东你干到1000个亿,那么阜新就可以少一点,压力就小一点。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我们这次再被打到“七寸”上,然后把我们的投资强度,特别是累计投资强度搞上去。这样的话,等“十二五”我们再制定指标的时候,我们有了“十一五”的基础,“十二五”哪能怕每年投不到2万亿了,“十二五”完成后,我们近三四年内的累计有效投资量特别是有效累计投资量就大大上升了,就会缩短与沿海发达地区的差距。你看,山东今年只放了1.6万亿,这样我们与他们的差距就大大缩短。有效累计投资量的缩短差距,就是产出差距的缩小。所以我们产出想四年翻一番,但是人家也在长呀,而且长的速度都不比我们低呀。今年山东、江苏投资都是两位数以上增长。我们既然把标杆放到沿海发达地区的标准,就不能把差距拉太大,差距拉大不行,我们想缩小差距而不是拉大差距。所以说,我们需要全省保持这种发展的激情,给我们地方增加压力。而且我们经过了这一阶段五年的艰苦磨砺,东北干部的执行力和承受力都大大提高,而且有压力能够出团结,有压力能够出成果。我们就这个态度。你想想看,你一个战斗团体,外面没有压力,没有压力叫什么,叫无事生非,无事生非以后就消耗了我们大大的战斗力。我们有了压力以后就能团结奋斗,大家还有时间去想那些乱起八糟的事情吗?你干活还干不过来。所以呢,我们讲要增加压力。我们相信东北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执行力能够大大提高。这种情况下,我们提出要用好每一分钱。一年两万亿的投资,以前我们辽宁2000亿都投不到,振兴东北以前一年就2000亿多一点,3000亿不到。通过几年,现在我们一年就干到10倍以上的投资数。这个时候,我们真是(感觉)担子就更重了。我们要用好每一分钱,要策划好每一条路,要规划好每一个大楼的建设。我们都不能乱来呀,我们建一个像一个,我们不能把老百姓的钱打水漂、把国家的钱打水漂。这个我们都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包括跟开行的协调、跟农行的协调和其他各方面的协调,但是最终要落到项目上。项目是现实中间的生命线。没有项目,我给你再多的钱你也没地方放。所以说,加大项目的策划、加大项目的推定,干一个就干成一个,干成一个就干好一个,干好一个就造福一方,按照这样的标准去做好这些事情。那么,我也非常同意丹东发展的思路,我看丹东从鸭绿江时代向沿海时代的靠近,新城区建设红红火火,大东港的建设对于东港市的了解、对于东北亚地区、对于东部通道的联系等等,都是非常有意义的,特别是又邻近朝鲜,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说,这些建设,我也看了丹东的产业结构,丹东原来,丹东手表、丹东这个丹东那个,原来有很多名品,现在剩下了丹东仪表,特别是煤气表,在全国的市场占有率还是可以的。那么要把丹东的这些产业恢复出来,把它做好。要抓龙头产业。抓了龙头产业,才能抓好龙头产业的产业链。要抓城区建设和县域经济。我们要抓沿海,还要抓沿河沿江,要几个手一起抓,培育出更多的增长点。我们如果每个县都有两个好的开发区,在沿江和沿海又有几个漂亮的开发区,那么增长点就多了。我看你们有的海边的土地,通过吹田和盐碱化治理,都是最好的土地,而且又不占用农田,当然我们不要去破坏生态了。只要经过很好的规划和程序,程序我们有环评呀,有各种各样的程序。我们就可以把这个建设好。我们人口还很多,发展的空间还非常大,现在丹东这样的边境小城,不管怎么发展都不过分。我们不会因为这么小的一个边境城市,通过你们发展过了头了,对你们有什么什么不好的(影响),这不可能的。我在吉林的时候,我就讲,你延边自治州,不管你怎样发展,我都支持你们。只要能,我就支持你们。因为什么呢?因为你们是边境城市。所以,我们要增强我们的发展意识、增强我们的机遇意识、增强我们的忧患意识,同时我们要抓项目,增强项目意识。什么事情最后都要通过项目来落实。通过我们的大发展、大落实,达到我们的大目的,同时,也希望各位代表对我们政府的工作报告提出宝贵的意见。

谢谢大家!

(括号内为整理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