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荐读 > 我羡慕你
201609/01

我羡慕你

admin 荐读 Comments 围观:

  今天给大家推荐著名作家、心理学家毕淑敏的两篇文章。其中,《我羡慕你》一文是段志忠同志推荐给大家的。两篇文章承袭了毕淑敏作品的一贯风格—细腻、真挚,充满对人生的思考、对生命的感悟。

  希望大家能喜欢,同时能有所收获。荐文、来稿请与人事处李响联系,联系电话:2173045,电子邮箱:zhanqiantw@163.com。

  人事处

  2016年9月1日

我羡慕你

  我是从哪一天开始老的?不知道。就像从夏到秋,人们只觉得天气一天一天凉了,却说不出秋天究竟是哪一天来到的。生命的“立秋”是从哪一个生日开始的?不知道。青年的年龄上限不断提高,我有时觉得那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玩出的花样,为掩饰自己的衰老,便总说别人年轻。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自己老了。当别人问我年龄的时候,支支吾吾地反问一句:“您看我有多大了?”佯装的镇定当中,希望别人说出的数字要较我实际年龄稍小一些。倘人家说得过小了,又暗暗怀疑那人是否在成心奚落。我开始越来越多地照镜子。小说中常说年轻的姑娘们最爱照镜子,其实那是不正确的。年轻人不必照镜子,世人仰慕他们的目光就是镜子。真正开始细细端详自己的容貌的是青春将逝的人们。

  于是我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孩子身上。记得一个秋天的早晨,刚下夜班的我,强打精神,带着儿子去公园。儿子在铺满卵石的小路上走着。他踩着甬路旁镶着的花砖,一蹦一跳地向前跑,将我越甩越远。

  “走中间的平路!”我大声地对他呼喊。“不!妈妈!我喜欢……”他头也不回地答道。

  我蓦地站住了。这对话是那样熟悉。曾几何时,我也这样对自己的妈妈说过,我喜欢在不平坦的路上行走。这一切过去得多么快呀!从哪一天开始,我行动的步伐开始减慢,我越来越多地抱怨起路的不平了呢?

  这是衰老确凿无疑的证据。岁月的长河不可逆转,我不会再年轻了。

  “孩子,我羡慕你!”我吓了一跳。这是一句实实在在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她说得很缓慢,好像我的大脑变成一块电视屏幕,任何人都能读出上面的字迹。

  我转过身。身后是一位老年妇女。周围再没有其他人。这么说,是她羡慕我。我仔细打量着她,头发花白,衣着普通。但她有一种气质,虽说身材瘦小,却有一种令人仰视的感觉。我疑虑地看着她。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人羡慕的地方——一个工厂里刚下夜班满脸疲惫之色的女人。

  “是的。我羡慕你的年纪——你们的年纪。”她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将远处我儿子越来越小的身影也括了进去。“我愿意用我所获得过的一切,来换你现在的年纪。”

  我至今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曾经获得过的那一切,都是些什么。但我感谢她,让我看到了自己拥有的财富。我们常常过多地把眼睛注视着别人,而自己则在不知不觉中失落着最宝贵的东西。人的生命是一根链条,永远有比你年轻的孩子和比你年迈的老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它是一宗谁也掠夺不去的财宝。不要计较何时年轻,何时年老。只要我们生存一天,青春的财富,就闪闪发光。能够遮蔽它的光芒的暗夜只有一种,那就是你自以为已经衰老。

  年轻的朋友们,不要去羡慕别人。要记住人们在羡慕我们!

柔和

  “柔和”这个词,细想起来挺有意思的。先说“和”字,由禾苗和口两问部分组成,那涵义大概就是有了生长着的禾苗,嘴里的食物就有了保障,人就该气定神闲,和和气气了。

  这个规律,在农耕社会或许是颠扑不破的。那时只要人的温饱得到解决,其他的都好说。随着社会和科技的发达进步。人的较低层次需要得到满足之后,单是手中的粮,就无法抚平激荡的灵魂了。中国有句俗话,叫作“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可见胃充盈了之后,就有新的问题滋生,起码无法达到完全的心平气和。

  再说“柔”这个字。通常想起它的时候,好像稀泥一滩,没什么筋骨的模样。但细琢磨,上半部是“矛”,下半部是“木”——一支木头削成的矛,看来还是蛮有力度和进攻性的。柔是褒义,比如“柔韧、以柔克刚、刚柔相济、百炼钢化为绕指柔……”,都说明它和阳刚有着同样重要的美学和实践价值。

  记得早年当医学生的时候,一天课上,先生问道:“大家想想,用酒精消毒的时候,什么浓度为好?”学生齐声回答:“当然是越高越好啦!”先生说:“错了。太高浓度的酒精,会使细菌的外壁在极短的时间内凝固,形成一道屏障,后续的酒精就再也杀不进去了,细菌在壁垒后面依然活着。最有效的浓度是把酒清的浓度调得柔和一些,润物无声地渗透进去,效果才佳。”于是我第一次明白了,柔和有时比风暴更有力量。

  柔和是一种品质与风格。它不是丧失原则,而是一种更高境界的坚守,一种不曾剑拔弩张,依旧扼守尊严的艺术。柔和是内在的原则和外在的弹性充满和谐的统一,柔和是虚怀若谷的谦逊啊。 不信,你看看报上征婚广告净是征询性格柔和的伴侣。人们希望目光是柔和的,语调是柔和的,面庞的线条是柔和的,身体的张力是柔和的……

  当我们轻轻念出“柔和”这个词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一缕缕蓝色的温润,弥漫在唇舌之间。

  有人追索柔和,以为那是速度和技巧的掌握。书刊上有不少教授柔和的小诀窍,比如怎样让嗓音柔和,手势柔和……我见了一个女孩子,为了使性情显出柔和,在手心用油笔写了大的“慢”字,天天描一遍,掌总是蓝的。以致扬手时常吓人一跳,以为她练了邪门武功。并为自己规定每说一句话之前,在心中默数从1到10……她除了让人感到木讷和喜怒无常外,与柔和不搭界。

  一个人的心如若为柔和,所有对外的柔和形式的摹仿和操练,都是沙上楼阁。

  看看天空和海洋吧。当它们最美丽和博大、最安宁和清洁的时候,它们是柔和的。只有成长了自己的心,才会在不经意之间,收获了柔和。

  我们的声音柔和了,就更容易渗透到辽远的空间。我们的目光柔和了,就更轻灵地卷起心扉的窗纱。我们的面庞柔和了,就更流畅地传达温暖的诚意。我们的身体柔和了,就更准确地表明与人平等的信念。

  柔和,是力量的内敛和高度自信的宁馨儿。愿你一定在某一个清晨,感觉出柔和像云雾一般悄然袭身。

◇◇上一篇:如此逆境之痛 下一篇:大有大无周恩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