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荐读 > 家乡的变化——李承强
201308/01

家乡的变化——李承强

admin 荐读 Comments 围观:

  如同一面承重墙突然倒塌,我们的承强处长轰然倒在了病床上。短短几天时间,他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与我们共事,让人悲伤心痛,让人扼腕叹息,让人感慨唏嘘,让人惊诧错愕!此刻,他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纵有无尽遗憾也无力诉说,我们多么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多么希望在文电处的办公室还能看到他微笑如初……翻出他过去写的一篇文章,与大家分享。这篇文章在2011年市政府办组织的庆祝建党九十周年征文比赛中获得了第二名。从中不难看出他的文笔、他的才华、他对生活的热爱。让我们边读边为承强处长祈祷吧,祈祷生命能够创造奇迹,祈祷上苍能够悲悯他,庇佑他!

 人事处    

  2013年7月31日

  家乡的变化

  李承强

  人到中年,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就回忆起过去来了。这不,那天晚上,儿子感到很热,光溜溜地躺在我身边,我一边给他摇扇子一边跟他说着话。说着说着,我就提到:爸爸小的时候,爷爷奶奶也给爸爸摇扇子,但不是现在的这种布扇,而是那种植物叶子做的芭蕉扇。话一说到这儿,我的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过去,仿佛是行走在明亮的月光下,周围的景物在朦胧之中又透着清晰,儿时的情景就像是在身边,发生在昨天。

  家乡位于东港西北部,是个有四五十户人家的小堡子。堡子被小山丘半包着,山上有很多柞树。在秋高气爽的日子里,人躺在松软的野草坪上,身上晃动着斑驳的光影,满眼都是金黄色,耳边飘着树叶摇曳发出的沙沙声,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中,让人心旷神怡。堡子东边有一条河,我们都叫它东大河,河中黄沙铺底,岸边柳树成荫,夏天这儿是小伙伴们最喜欢的去处了:游泳、捉鱼、掏鸟蛋、编柳条帽都是我们乐此不疲的“工作”。

  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的衣服经常“无缘无故”就破了。母亲就在破的地方打个补丁,让我继续穿着。那时候,穿打补丁的衣服是很常见的。有的人家兄弟姊妹多,弟弟妹妹经常要穿哥哥姐姐穿小的衣服,大家都习以为常,从没感到不好意思。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老师屁股处的补丁。因为补丁处的线被跑成一圈一圈的,好像是战士练习用的靶子。每当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我总有向老师屁股处扔粉笔头的冲动,但庆幸的是这种事情一直也没发生。要想穿上一件新衣服,只能在新年时才能实现。所谓的新衣服就是母亲买来一块布,自己进行裁缝,样式永远是一成不变的中山装。

  新年有新衣服穿并不是我最大的期望,新年里最让人欣喜地是可以吃到很多平时吃不到的东西。年前杀猪是农村过年不变的传统,能吃上刚出锅的新鲜瘦肉是我最大的期盼。人站在炕边,两手扶着门框,脑袋伸向厨房,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咕嘟咕嘟冒泡的煮肉锅,直到大人把肉捞到大铝盆中,撕下一块肉塞到我的嘴里,我才欢快地跑了出去,身后留下大人的喊声:小心烫着!新鲜的猪肉虽然好吃,但量少,很快就没了,这时让我惦念的就是新年串门时剩下来的礼品了。这些礼品从东家进了南家,从南家进了西家,从西家又进了北家,有时又会从北家回到了东家。就这样,每年家里都可能剩下几样礼品。最让我难以自拔的就是那蛋糕了。吃蛋糕不能一下子就塞到嘴里,狼吞虎咽地,那样是感受不到蛋糕的美味的。吃蛋糕时要先小心翼翼地拔开粉红色的包装纸,轻轻地取下最上层的那块蛋糕,仰起脑袋,张开嘴巴,把蛋糕放在嘴巴上方,用手小心地捻碎蛋糕上面那层干结的部分,让碎屑撒落在嘴里,以免这些美味被不小心浪费了。做完这些“功课”之后,再一只手轻轻地拿着蛋糕,另一只手小心地在下巴处接着,一小口一小口的仔细品味。年过完了,肚子里子的油水也越来越少了,很容易就饿了。放学回家,做的第一件事,经常是先洗手,再到饭盆中团一个大饭团子,就那么吃着,什么菜也没有,但吃的也是香喷喷的。

  生活的改善是从土地包产到户开始的。最明显的是过年杀的猪的重量增加了,过去给猪喂的大都是干草,猪总也长不壮,在年底时每家的猪也就有200来斤重。后来喂的玉米多了,猪长的也快,有一年,家里杀了一头400来斤的大猪,把父母乐坏了,这头大猪可解决了我们一家一年的油水啊。

  随着农资价格的上涨和各种费用的增多,种地效益不断下降,农民种地的热情也降低了,堡子里的很多年轻人为了谋出路都外出打工了。有一段时间,我放假回家也看不到我的同龄人。2003年的时候,中国农村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我们堡子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陆续回来了。原来是国家不但免了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不收了“三提五统”,而且还给农民种地补贴。不收钱还给钱,这可是中国农民几千年想都不敢想的事啊!农民种地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甸子里的那些摞荒土地也被种上了庄稼。但种地这时已不再是农民的唯一收入来源了,前些年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的眼界和思维变地开阔起来了,在堡子里陆续地盖起了大棚,种起了反季蔬菜等经济作物。看到这些年轻人富了,堡子里的大棚陆续多起来,并且开始集中连片,为了便收销售,种植的品种也单一了。听说,还要成立协会,注册品牌,以进一步提高产品的知名度。现在,堡子里已没有哪家为吃穿发愁了,农民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电脑、汽车这些现代消费品也开始进入个别家庭中。

  农民的腰包越来越鼓,国家又开始为他们今后的生计着想了。在前几年实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基础上,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又开始在农村实施了。现在,农民也能像城里人一样看病报销、按月领“工资”了。堡子里变化如此之大,也传到多年前离开堡子到城里生活的人的耳朵里。他们中有的人又回到堡子租地盖起大棚养起了肉鸡。听说如果干的好,一年挣个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比城里的上班族要挣的多许多。

  前段时间,我又回到堡子里,爬上旁边的小山丘,山上的柞树都已被改换成高产的优质板栗树。当我向山下眺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的大棚。东大河的水仍在静静地流淌着,或许它也在为旁边土地上的神奇变化感到吃惊而变的无言了吧?

◇◇上一篇:心灵的花粉 下一篇:三文鱼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