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党务公开 > 群众工作 > 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
201111/03

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

admin 群众工作 Comments 围观:

  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

                                                                                 秘书处、应急办、财务处联合支部

  周六,一行15人,驱车径往凤城市鸡冠山。精彩照片请点这里

  已值深秋时节,早起的时候,身上带着丝丝凉意,天空隐隐有点儿阴,偶尔还有几粒雨点洒落,心中不免叫苦,这样的天气登山,怕是要吃不少苦头的。

  在凤城下了高速,奔赴鸡冠山,一路上山势渐高渐险,时见巨石竦峙。这里是长白山的余脉,山势层叠起伏,忽远忽近,烟霭缭绕于山谷中,缥缈空濛,如带如丝。路在山间逶迤延伸,车窗外处处是深秋的山色,漫山的秋叶尽情地把秋光渲染,青松、红枫、不知名的灌木黄叶交错掩映,让人不得不惊叹造化的神奇,竟于这万山丛中绘出如此斑斓的色彩!山川氤氲之气,林岚苍翠之色,又有些许的农家院落时隐时现,潺潺溪流与游者若即若离,令人感觉如游画境,直欲驻足流连。

  到了鸡冠山镇,会合了向导,更向群山深处进发,路面也逐渐变成了山间的土路。虽然天色依旧阴沉,却始终没有真正下起雨来,不免暗自庆幸。远远望见一处山体,山顶奇石伫立,险绝非常,侧有一巨石,绝似天外飞来,遗世独立;山腰林木繁密,几经霜染,秋色正浓。心中暗想,若登此山,定然不虚此行。正想着,车果然停了下来,向导在车下向我们介绍景区情况,原来这是一个尚未开发的景区,如果没有向导,很难到达最佳的观赏位置。这时,一辆大巴车从后面赶上来,鸣笛示意我们的车挡住了路。向导便又招呼大家上车,车继续向前开,眼看离刚才所见的山峰越来越远,犹疑间,峰回路转,一座更高的山峰矗立眼前。山顶,一块兀立的巨石直插青天,嵯峨嶙峋,颇有些统帅千军、威风凛凛、大志不夺的将军气概。向导告诉我们,这是牛心峰,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

  于是整点装束,振奋精神,每人发得登山杖,随向导朝山上进发。

  开始的一段路还是比较平坦开阔的,行进的路上,随行的朋友告诉我们,这里的山上产水晶石,在路上也会时不时地拾到漂亮的水晶,原来我们要登的这座山竟是如此钟灵毓秀,寓奇藏珍!就在大家留心脚下的时候,我却被一阵鸣珮般的声响所吸引。一涧秋水从巨大山石的缝隙中汩汩流出,或是翻腾跳跃,水花四溅,或是漫过石面,尽显柔情。溪水注入不大的一个池子里,池水分外明净,如小儿瞳子般澄澈,不受尘埃半点侵染,不禁想起了李贺的那句“一双瞳人剪秋水”,瞳人与秋水相比,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

  就在我迷醉于这难得一见的明澈时,前面的队伍招呼赶上,原来是要真正开始登山了。登山时并没有现成的路,但我们不担心,我们的向导郎爷爷是鸡冠山景区的权威。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称他为“郎爷爷”,问过了才知道,他是我们队伍里小郎的一个本家爷爷,所以大家都一起跟着这样称呼,倒觉得格外亲切。于是履巉岩,越古木,相携相扶,斗折蛇行,连缀不绝,其间郎爷爷边走边作介绍,“动心石”背后连着一段唯美的爱情故事,巨石下的道场引出了道士的传奇人生,还有婴儿状的树根,抗联的哨卡……郎爷爷口才好,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听得一行人频频点头。登山累了的时候,大家一起停下来合影留念,稍事休息,郎爷爷教我们用击掌的方法来缓解疲劳,一试果然奏效,于是山间回荡起了“啪、啪”的清脆掌声。

  深秋时节的山林,别有一番清朗韵致,高高低低的枝条穿插交错,手臂粗的藤条如虬龙般屈曲盘旋在树干上,秋霜染透的红叶一簇簇分外惹眼;不知何年何月从山上滚落的巨石一块块散落在山腰各处,组合成千百种形态;落叶堆积在石缝间,踏上去有如棉絮般柔软。对于我们这些习惯了看公路边景观石的人来说,无异于发现宝藏般兴奋,身手敏捷的索性连向导引的路也不走了,只在巨石上跨跃前进。

  大约一个小时,我们登上了第一个峰顶,这是在牛心峰南侧的一个山峰,山顶由几块巨大的岩石构成,大的岩石上可以站立七八个人,俯瞰尽是陡峭的山崖。矫首仰望牛心峰,依然高高竦峙,石如斧削,几近垂直,非常人所能登攀。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清峻挺拔,气度非凡。最让人惊叹的是,整个牛心峰顶是一块完整的巨石,因外形酷似牛心而得名,又如硕大的帽盔安放在山顶。郎爷爷介绍,这天然巨石太过险绝,至今无人能攀至峰顶,曾经有一支专业登山队想把这里开发作为训练基地,因无法攀登,欲用炸药等开辟登峰道路,被郎爷爷等人坚决阻止,终不得已而放弃。贴近牛心峰,一块有趣石头吸引了我们,竖直耸立的山石顶部俨然八戒的脸庞,大耳朵尤为逼真,静静地对着主峰,仿佛诵经一般,令人忍俊不禁。

  下峰绕行,逐渐接近主峰,在一处名为“顺风口”的地方稍作停留。四块大石天然摆成了一个立起来的“口”字形,形成了一个自然的通道,山风迎面吹来,明显要比在山下强劲得多。而且,这里还有特殊的含义,到了“顺风口”,“一顺百顺,万事顺遂”,有这样吉祥的寓意,大家都争先留影,惟恐失掉了这份来自大自然的“祝福”。

  小路愈发难走起来,在高低起伏的石隙间上下穿行,手脚并用,路旁树木的枝干成了得力的帮手,前行数百步,辗转来到牛心峰后,豁然开朗,好一帧巨幅泼彩秋山图!宽阔而幽深的沟壑中一座座石山静静耸立,仿佛在对着岁月默默诉说千万年的风雨沧桑;一座较大的石峰围在其中,其上林木繁茂,虽是深秋时节,依然青翠欲滴,与四周的秋色形成强烈的对比;石山参差错落,形态各异,日光映照,或明或晦,有如暗合音律;此时雾霭烟霞,悄然敛容,天光山色,一派空明。几片微云,点缀着蔚蓝的天宇,梦幻般地纯净,与山谷相呼应,令人恍然如置身于方外之境。山风拂过,顿觉气爽神清,“登高壮观天地间”,遥想太白当初也定是这番感受吧!

  这时,一块奇石攫取了所有人的目光。竖立的巨石,酷似一只古猿,面向前方的石壁,其吻部有一块三角形岩石,嵌在二者之间,有如在用这“奶嘴”吸吮着大山赋予他的精华,这就是在山下就已屡屡听说的深山奇景——“山之子”,暗暗佩服这起名的人,竟能想得出如此形象而又充满诗意的名字。不禁又在想,左有石猿吸纳天地灵气,右有八戒静修参禅,难不成千百年后那一段神话传说会真正再现?是巧合,抑或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返程路上,乌云骤起,雷雨交加,行至凤城,冰雹大作,及至返丹,云销雨霁。其为天公相助乎?其为神山有灵乎?实未可知也。

  此行未能登上最高峰,不免有稍许遗憾,但转念一想便又释然。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终究是渺小的,任何违背规律欲与自然抗衡的行为都有失明智。顺乎自然,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才应该是人类生存的最高境界,或许这也正是巍巍牛心峰要带给我们的思考吧。

 


 

 

 

 

 

 

  2011年10月21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