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 > “讲身边好故事,传播机关正能量”优秀征文选登
201605/26

“讲身边好故事,传播机关正能量”优秀征文选登

老 宋

高 栩

  其实,在这里的两年时间,发生了很多故事,有些已经如泛黄的老照片,随着时间坠入心底,忘却,有些好像就在昨日,历历在目。不管是怎样的故事,终有一天会娓娓道来,但现在,我只想说说关于他们的一些点点滴滴。

  这里是有两个老宋的。起初,我不认识他,连照面的点头都没有的那种不认识。直到那一天,碰巧因为工作的关系,一起下乡走访,看到老宋脸上起伏不定的表情,我才知道这个男人真心的想要为那片贫瘠的土地和困苦的村民们做些什么。老宋问我:“咱们能干什么?”我不知道。

  老宋对于扶贫这事,没什么心得,但我就是知道他想要干点什么,比如养殖,比如争取资金,比如收购农副产品。老宋不抽烟,不然当他第二次走进那家农户时,一定会点起一根,在城市生活着的我们,永远也不会想象得到贫困两个字对于农户的真谛,那种贫是真的贫,那种困是真的困。农户家里养了鸡鸭,开门的时候跑到路边,老农户也是畏手畏脚,老宋让他快赶回来,丢了不值当。老农户说不碍事,看到党还在关心我们,比什么都值得。

  “有什么我们能帮的?尽管说。”

  “什么都能说么?”老农户看了看随性的村长,递了眼色,又沉默了。

  “只管说!”老宋是个急性子。

  “……”老农户还是畏手畏脚,“没,没什么。”

  “我让你说,你就说,使什么眼神!”老宋真是急的。

  “……能不能,我家孩子……工作”老农户低着头,词不成句。

  “我知道了,还有没有别的?”老宋看向随行的村长,村长也不吱声。

  “真……真没了。”老农户抬起头,点了烟,递给老宋。

  “我不抽烟。”老宋说:“没别的,我可走了啊。”

  “真没有了。”老农户笑着,黝黑的面孔和泥土的汗混杂着,分不清皱纹。

  老宋帮没帮老农户的孩子找到工作,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老农户也知道,党在那时候,没有忘记这些年收入不到两千元的贫困户。

  还有一个老宋。她说:“我从没想过能和跟我孩子一样大的年轻人一起合作、共事,这是这辈子最难能可贵的体验。”有时候,我觉得老宋真的把我当孩子,在为人父母眼里,可能我也确实还是个孩子。

  老宋最常跟我说的是工作,她的谨慎和细致,可能是我十几年也学不来的,我跟老宋说:“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老宋就说:“细节决定成败,我们的工作看起来不起眼,可每一个细节都关乎着丹东的颜面。”

  其实,和两个老宋发生的故事有很多,无论是关心贫困群众的这种党性,还是将工作做好做细的这种党性,都时时刻刻散发着一种共产党人对生养我们的土地的热爱和对社会主义事业的执着,我认识的他们,始终都只是一个侧面,但就仅仅是这一个侧面,我想也就足够了,这种太阳光般炽热的态度,即便是乌云密布时,也会让人联想着乌云之上的晴空万里。